弃疗之神方士谦

云深团子日常4

粉丝过120了~超级开心,也谢谢大家的喜欢
这一篇想送给各位可爱的小伙伴做点文
我的更新进度很慢请不要介意
诸位想看小团子们干些什么呢?
请尽情发挥想象力
我会尽力满足哒!

云深团子日常3.5


          “呜哇——啊啊!”云深不知处的清晨由一阵哭声打破宁静

          “阿澄阿澄怎么了?”被哭声惊醒的泽芜君来不及梳洗便抱起身边的小团子轻轻拍背哄着“呜…额,涣…涣涣,他打我”小肉手指了指旁边嘴撅得老高坐着的小蓝湛,嗯?忘机…打阿澄?“阿湛?这是为何?”

            被问到的白团子脸上微红,手指紧紧揪着衣角才支支吾吾的答话“他…唔…我都没…挨着葛格…”

               噗…“原来如此”夜间阿澄睡在蓝大胸口,忘羡二人一人睡一边,辰起时看到一直陪伴自己的哥哥抱着别的小团子自然不开心,撅着身子使劲把人拽了下来咬了一口“呜…哼!你凶!不喜欢你!”小澄澄这会儿停止了哭声发出了抗议“你讨厌!抢葛格!”光着小脚丫站在床上奋力想把小澄澄从蓝曦臣怀中拖出来的湛团子“好啦好啦,阿湛别闹”无奈一手抱着澄团顺毛一手轻轻推着小忘机脑袋防止他真把阿澄拽下去的泽芜君“先乖乖的,哥哥去洗漱好吗?”刚想放下衣服瞬间就被抓住“不要!”“葛格会跑掉的!”

            “唔?”羡羡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的看着泪珠还挂在脸上的澄团子“澄澄不哭”爬起来想给他擦擦眼泪,不想小孩没控制好轻重,一巴掌糊在了紫团子脸上…短暂的安静后“呜哇都4坏人!”诶…这可怎么办才好…今日也很无奈的泽芜君

              蓝涣晌午带小团子们用完午膳后将几人哄睡了自己也开始了午休,却不想本该睡着的羡羡团早上睡够了,这会儿又该捣乱了,于是他推了推同样装睡的澄团小声道“澄澄,我们去玩吧”听到有玩的澄团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玩什么?”

                羡羡眼睛一转古灵精怪的小模样乐坏人,可惜没大人看到,悄悄凑到澄团耳边“前几日你看到辣个特别严肃的帅酥苏没有?”澄澄小手托腮想了想“嗯嗯我记得,很好看,但是好吓人”“嘿嘿~我们去吧他胡子剪了会不会更好看”“好主意,走”说干就干,两个异想天开又胆大包天的小团子穿好小鞋子,找好了小剪子往他们心里的帅叔叔房间出发

                 悄悄地观察了一下,嗯嗯还在睡,把澄澄使劲儿拉到榻上开始了剃须大业

                 刚剃完,午休时间也过了,榻上的人也开始转醒“不好!澄澄快跑!”羡羡动作倒快,一滑就从塌边溜了出去,可惜澄澄手里还握着胡子,一半趴在榻上,一半悬在空中没触到地,还没等叫人,蓝启仁就坐了起来“江澄?”!!!

             “酥…酥…酥父…我我…”小腿不停扑腾就是触不到地,还没等人发话就小脸一皱大声哭了起来“魏婴…尼…尼不带我!!涣涣呜哇!!”整得多年不带奶娃的叔父大人手忙脚乱的将他抱在怀里轻轻拍背哄着,这才看到江澄手里的胡须……我说下巴怎么这么凉,嗯?下巴?胡子!“魏无羡!!!!!!”

                刚搬来救兵,强行拽住的蓝大衣角将他拖来,恰置门外便听到这声怒吼,求生本能让他跑!赶紧跑!“涣涣救澄澄!再见再见!”被拖来救场的泽芜君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了室内传来嘹亮的哭声“呜哇——涣涣!酥虎可怕!”快步迈进室内“阿澄别哭,叔…”一抬头就看见一清俊男子抱着阿澄,要不是澄团小手伸着一抓一抓的还没反应过来就伸手抱起澄团不断后退看见门口挂的雅才确定没走错

              “曦臣这是何故?”叔父大人也没反应过来,“咳咳…叔父,你这是?”……“诶!别提了!还不是魏无羡那混小子!”这下明白了,一手托着澄团一手轻轻拍背顺毛“呜呜…酥虎可怕…唔…涣涣”澄团缩在蓝涣怀里整个小身子一抽一抽的“别怕别怕”整理完毕的叔父又恢复往日的威严,一手放在背后,一手虚握着拳放嘴边清咳一声“咳,他们三人既喜欢与你一起,你便要管束好,莫在出现今日之事,忘机幼时何时如此任性”本想一如往常摸摸自己蓄了好久的胡子,才反应过来被两混账小子剃了,手狠狠一挥冷哼一声走出房间“哼!”

              “是,侄儿知错”叔父…你是不知道…阿澄脸上还留着浅浅的牙印就是忘机咬的…

                等到蓝启仁走远,怀中小团子的哭声才渐渐走远,蓝曦臣这才一边轻拍他的背一边向外走,微微低头温声哄着“阿澄以后切莫再这般任性了”“哼!都是魏婴!”“嗯?”“我知道了…”“别说叔父这样还挺好看的,我一时还未认出来”“对吧~”澄团突然嘚瑟,蓝涣轻轻拍了拍他小屁股“不许为自己犯的错找理由”“哦…”

                草丛间站着一只白兔看着怀抱紫色小团子走远的温雅身影走远不明觉厉,另一只趴地上啃着草叶的兔叽仿佛翻了个白眼表示并不想理它…

                 有着云梦双杰这两妯娌的云深不知处一如既往的和谐呢…

被动漫的澄A 到了…撸一发小团子冷静下,并坚定一下站在曦澄的脚

云深团子日常3

…我终于想起了我还挖了个坑
咳咳…抱歉回来晚了

         “呜哇——啊啊!”云深不知处的清晨由一阵哭声打破宁静

         “阿澄阿澄怎么了?”被哭声惊醒的泽芜君来不及梳洗便抱起身边的小团子轻轻拍背哄着“呜…额,涣…涣涣,他打我”小肉手指了指旁边嘴撅得老高坐着的小蓝湛,嗯?忘机…打阿澄?“阿湛?这是为何?”

          被问到的白团子脸上微红,手指紧紧揪着衣角才支支吾吾的答话“他…唔…我都没…挨着葛格…”噗…“原来如此”夜间阿澄睡在蓝大胸口,忘羡二人一人睡一边,辰起时看到一直陪伴自己的哥哥抱着别的小团子自然不开心,撅着身子使劲把人拽了下来咬了一口“呜…哼!你凶!不喜欢你!”小澄澄这会儿停止了哭声发出了抗议“你讨厌!抢葛格!”光着脚丫站在床上奋力想把小澄澄从蓝曦臣怀中拖出来的湛团子“好啦好啦,阿湛别闹”无奈一手抱着一个顺毛的泽芜君“先乖乖的,哥哥去洗漱好吗?”刚想放下衣服瞬间就被抓住“不要!”“葛格跑了!”诶…

         “唔?”羡羡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的看着泪珠还挂在脸上的澄团子“澄澄不哭”爬起来想给他擦擦眼泪,不想小孩没控制好轻重,一巴掌糊在了紫团子脸上…短暂的安静后“呜哇都4坏人!”诶…这可怎么办才好…今日也很无奈的泽芜君

        
    
            咳…先码这点,明天蓝气人的胡子就要牺牲了

求K

平行古风架空设定,有妖魔乱窜,有闹腾的妖王魔女化人形到处浪,有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无形撩人,没有后宫皇权,只有闲散平静,各域帮派势力众多,约架有,请忽略那个又被追杀的少主

以下进群慢慢看

◇◆◇君者立于林基础群规◇◆◇
Ⅰ)扰乱群内秩序者,慢走不谢;
Ⅱ)拒娘白苏玻璃心,出门右转不送;
Ⅲ)禁图禁语音禁黄豆禁颜表,保持界面整洁;
Ⅳ)禁拖家带口禁认亲,一次警告二次飞机票;
Ⅴ)进群三天内上交人设,逾期不候,群设定见相册;
Ⅵ)改皮通知管理并上交改皮戏以及新人设,并且删除原本人设;
Ⅶ)皮上下做好区分,出现误会争执自行解决;
Ⅷ)最后,祝各位可以度过愉快的每天。

欢迎加入君者立于林,群聊号码:811021443

各方势力设定

1.缥缈域:位于人,妖,魔三方交汇处的中心,属于另一空间域内龙蛇混杂,主为三方交易交流的场所,老域主嫌麻烦归隐后由少主掌管

2.罗刹殿:直接听命于缥缈域主的杀手组织

3.龙岛:离大陆较远的一个海中岛屿,龙族的居住地,以黄金圣龙为尊,目前岛主是银龙,独立的一方势力,不惧各方威胁

4.妖界: 魑.魅.魍.魉为底层小妖,依次是原型—可化形—野妖—兵傀—将妖—妖王,与人魔两届签订和平协议,但有不少妖怪蠢蠢魔界:和妖界一样签署了协议,老实了许久,近来有想进攻人界的动向,级别依次为奴隶级—操纵师—兵魔—将军级—魔王

5.鬼界:也就是地府,死后魂魄去往之地
游魂—黑无常/白无常—黑无常/白无常(鬼将)—钟馗—判官—十殿阎罗(咳…这是十个啊,不是一个

6.人界:普通人类的居住地,势利纷杂,热衷搞事,没有皇权,只有江湖势力和帮派,以下的都是人界各方势力

7.刹血盟 :一帮极端杀手组织的帮会,冷血无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地下组织

8.天机阁:以贩卖暗器为主,各类兵器和阵法交流,看似风雅万千实则危机四伏的兵器店

9.夜华:雇佣和买卖暗卫的江湖组织,在许多的店面有接头人

10. 苍狼组:以破阵杀敌为主的军队组织,苍狼一出,无往不胜

11.妙音门:以音律见长的风雅之所,音杀术与盛舞楼的舞杀誉为双绝

12.盛舞楼:满是清丽女子的小楼,舞姿天下一绝,善舞杀

13. 姻缘馆:一群小红娘开的专为单身狗牵线的地方,另一方面则是一个情报收集处

14.百晓生:不是指一个人,而是姻缘馆管理的贩卖情报的地方,不光是人界,妖魔鬼怪的小料都可以从这里知道

15.森罗殿:取森罗万象之意,里有各色美人和公子,看似一座青楼,实则是妖界和鬼界的通道和情报处

16. 窥天楼:为各界窥探天机之所在,代价也是十分高昂

17.书业斋:文人墨客交流与交友的一处小楼

18. 金樽台:闻名各界的酒楼,其特产琼花酿为多少人.鬼.妖趋之若鹜,十年酿五坛,想要一品还得老板看的过眼才行,据说此处的老板“金月柳”是百年难见的美人,不知其容,只听闻是个绝色男子,书画技艺十分高超却无人得见

19. 弥散屋:为善良的妖魔与修士提供帮助和庇护的场所,一栋大宅划有强力结界,在里面的无论是人类还是妖魔都能平和交流

有的小伙伴用群号找不到可以刷二维码
静候诸位的到来

云深团子日常2

        咳…应各大偷团子大队需求,写续

        这日午休之时,蓝宗主胸口一沉,然后被一只小手拍醒“涣涣!饿——涣涣”“嗯?阿澄?”

        此时的小江澄已经嘟着小脸嘴撅得老高“饿——”嗯,你不饿就怪了,早上尽去和忘机打架了,打完就哭,哭完就睡,怎么能不饿?

        早上——“葛格我的!”一小拳头“涣涣我的!”一巴掌“是葛格!不是涣涣!”上嘴咬“呜呜泥奏凯…”奋力推开…

        还没想完就又来人了,小忘机就扶着门槛撅着小屁股爬进来“葛格葛格,阿赞饿”噗…把小江澄托手里抱着坐起来“阿湛也饿了啊?去吧无羡叫来,我们去吃饭”

        小忘机还是个听话的,看着哥哥抱着其他小团子不爽了好一阵还是跑去叫了小羡羡

        “无羡你下来,诶呦阿澄别闹把头发松开,阿湛张嘴,啊——”前来传话的思追景仪看到这幅景象,心里默念了几遍阿弥陀佛泽芜君辛苦了才抬头抱拳“泽芜君,先生有请”刚喂完几个团子头发衣衫已毫不雅正的泽芜君“稍等,我整理一下便去,你们帮我…”刚起身还没走就被抱住腿“涣涣去哪?”另一只腿“葛格不走”诶…这可如何是好…“涣涣带我去”学会澄澄叫法的羡羡

         无奈,只能背上挂着自家弟弟,抱着自家媳妇妇,还有拽着自己衣角的弟妹去了兰室“叔父”“酥虎”“帅苏苏!”…“曦臣是…?”“咳…叔父,如你所见这是无羡,忘机和江宗主都变成了这样子”…叔父表情很精彩啊

        …小兔崽子们都变小了,我能不能重新教育一下?叔父你又想多了

        “咳…曦臣啊,这…是遇到了什么邪祟?”默念家规完毕心情平复的叔父“听小辈说是遇到了幻魔”看出叔父心情复杂的蓝大“碰!”差点牺牲的茶盏“幻魔不是难得一见吗?!怎会遇到!”“这点曦臣也想到了,去了夜猎地点查看,好像是有人封印在那里,小辈们不巧破开了封印”“真是…”准备发飙训人的叔父“酥虎不气”抱着腿拍拍顺毛的小忘机,没办法,有这么乖的侄儿…怎么还好发脾气

         “行,等我查查典籍看看解决办法”诶…这么好的白菜怎么就…“那么曦臣就告退了”“酥虎白白”挥手告别的小团子们

          诶…怎么就被拐了呢?

嗯…这章比较短小(虽然我写的都短小)叔父被羡羡团和澄澄团刮胡子的下一篇写,小可爱们别急

云深团子日常2

来打个报告
看到好多小伙伴想看下文
我也觉得没写完
哈哈哈哈哈我有点想写
蓝老头看到几小只的反应
不要气死才好233333
大概会写小羡羡拖着小澄澄去剪蓝老头胡子
澄澄团没羡羡团跑的快
半天趴在塌边脚蹬不到地
被老头发现…危险…羡羡及时想起了
拖来了蓝大……

咳咳…来报告大概就是因为这两天脚和手摔了不能太浪,于是只能等两天才行
宝宝们等我回来啊~我一定会回来的

云深团子日常

咳咳…看情况会不会成长篇

        “蓝思追!!这边!”金袍少年清亮却有些慌乱的声音想起,同伴匆匆赶了过来却露出吃惊的神情“幻魔!是幻魔!金凌快跑!”三位少年正是蓝思追蓝景仪和刚接任的金小宗主

        几人边打边退“景仪!快放求救烟花!”“不必”清冷的声音响起,一手抬抱着琴,一手勾起琴弦冲着幻魔使出弦杀术“几个坏小子是怎么招惹到这麻烦的东西的?”带着调笑的声线,几人转头“魏无羡!”“魏前辈!含光君!”

        在幻魔被制住之时,得空的蓝忘机说到“幻魔之于幻妖幻兽不同,就因它能在人入幻境之时慢慢的吸食人的灵力与神识”“不错,看它这状态怕是伤了不少人了,还是赶紧把…”“金凌你这臭小子!腿不要了是吧!宗主才当几天就乱跑!”魏无羡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一声怒喝,好嘛,这当舅舅的来保护外甥了,江澄瞄了一眼地上的幻魔“这东西你也敢惹!小命都不想要了是吧!”“这不是没事嘛…”江澄手握的紫电光芒更加强盛“你说什么!”得,又杠上了“师妹行了行了,先把这东西收拾了…”“呲啦”众人立即转头,地上的幻魔已不在原地,刚回过神几人背后一阵呼啸的风袭来

        “这东西不是快没命了吗!”魏无羡皱眉一边躲闪着一边发出疑问“应是死前最后一博,当心”话音刚落,幻魔已扑到身前,江澄只来得及一鞭打下去,没想它却化作烟雾将他们包围,魏无羡蓝忘机迅速将三个小辈推出包围,三人便没了声响

        “舅舅!”“含光君!”“魏前辈!”烟雾散去哪还有三人身影,只有三堆地上衣物“那有东西在动!”金凌喊了一声,三人又警惕起来“含光君他们呢?”“沙沙”衣物中发出响声,几个小辈拔剑警惕的围了过去

         “唔?”…这是什么情况…这一小团是什么?不是妖物,头上搭着仿佛抹额的东西…这该不会是……几人赶紧将另两堆衣服挪开,果然…两个光溜溜的白团子正坐那里“舅舅?”金凌将一小团裹好抱在怀里“你四谁?”口齿还有些不清的小江澄揉了揉眼睛,一手抓着他胸前衣物金凌感觉他的鼻子里有热热的东西往外冒

        “这可如何是好?”蓝景仪抱着一刻不停歇,抓着他头发拉扯的魏婴问到“先带回云深不知处吧”蓝思追此言得到了一致认同,几人抱着看似两三岁,其实都是长辈的团子即刻去了云深不知处…

         “泽芜君!”“泽芜君!”慌乱的推开寒室的门“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疾行…”蓝曦臣刚转过头就见蓝思追怀中的白团子直勾勾盯着他看……“这不会是…”“…不是的泽芜君,那不可能”

           盯——脑波对接成功,“忘机!”“泽芜君…您…”咳咳…“到兄长这来”伸出双手,白团子也迫不及待的伸出双手扑了过来“葛格”啊…忘机在叫我哥哥…“泽芜君您…”蓝景仪有些为难的指指满是慈爱笑容,鼻子下还有红色可疑液体的蓝曦臣“咳…”擦了擦鼻子整理好仪容才抱着小忘机团子坐好

       “这是出了何事?魏公子呢?”蓝曦臣保持着温和雅正的微笑,手下却不停的搓揉着家弟的脸“在这里”蓝思追把手中的一团露出来“哈!”小魏婴伸出一只手臂打着招呼“无羡你好”“我舅舅也…”泽芜君那是灵器裂冰,不能随便玩的…“江宗主也…晚吟!”怀中的小蓝湛正抱着比自己高了一截的裂冰啃

       “漂亮葛格~”啊…晚吟在叫我哥哥…江澄伸着小藕臂朝他扑了过来,蓝曦臣只好把忘机团子放在一条腿上坐着,一手扶住,一手抱过不停朝他扑腾的江澄“漂亮葛格!”“我叫蓝涣,你可以叫…”“涣涣!”咳…好吧

       ……舅舅…我才是你亲外甥…结果还没想完就出了状况“是葛格!”拿着裂冰张开手要打江澄脑袋的忘机,“涣涣!”抢过一旁陈情抵挡的江澄“葛格!”“涣涣!”“葛格!”“哈哈哈~”嗯…还有个不怕事儿大的直鼓掌的魏无羡

       “好了好了不要闹,都对,我是涣涣也是葛格”…泽芜君…你把鼻子…“那泽芜君,前辈们就放你这了,我们去和先生报告”“好好好,去吧~”…真的好吗?几个还有眼力劲的迅速闪人

半晌后的寒室:
       “驾!”爬到背上抓着鬓发的小魏婴
      “无羡你小心…”
       “是涣涣!”还在抢人的澄澄…
       “是葛格!窝的!”保护哥哥不被拐走的忘机…
       “好好好都是都是”
    

         泽芜君…你挺住,我们会来救你的…

可能会有续………吧……
…我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儿…

咳,码个文梗

几个小朋友夜猎碰到难得一见的幻魔,在束手无策之际等来了忘羡二人和担心外甥的澄澄

却不料幻魔在临死之际放出一股浓烟,几人将小辈推出后,待浓烟散尽,不见三人身影,只有三堆衣物中的几小团(大概三岁左右,智商记忆和体型都变小了)

不知所措的几个小辈只能抱着小图安心们到云深不知处寻求帮助

咳咳…嗯,我想看泽芜君背着弟弟抱着老婆牵着弟媳的画面…对,主要目的是小团子

有想看的我就写,大概是个超短篇,明后天就能放出来

求文

求几篇汪叽或者WiFi变小的文
捡到一只小汪叽看完啦
真的觉得小团子好萌
求各位大佬帮助!
咳…
如果有小澄澄更好了

……三年起步三年起步
我不冷静我不冷静…

脑子里充满了小团子

补之前的二维码,求大佬别删,真不是小广告,我是好人,我特正直,又正又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