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疗之神方士谦

云深团子日常6

久违的假装更新

        转眼入秋,三只小团子也保持了近两月的小童身形,心智也随着身形变小,小汪叽懂事却也架不住人小,时常跟着小澄澄和小羡羡,防止他们玩的太过

        这不,秋日天气变化无常,小双杰在河里摸鱼,上岸却未及时更换打湿的衣物,导致染上了风寒…本是一跺脚修真界都要抖三抖的人物,现在没了修为与金丹护体,又是幼童…本该吃晚膳了,小汪叽刚陪着涣涣端来了吃食就看到榻上两个像是蒸熟了的小团子

       本以为是玩累了在休息,于是爬上榻推了推“羡羡,吃饭”没动静…又推了推“羡羡,澄澄!吃饭了”怎么不动呢…这可吓坏了小汪叽,立刻跳下床榻去抱住正从饭盒中拿出盘子摆上桌的涣涣小腿“哒哒!羡羡不动”“嗯?是没睡醒?”

        还没明白的蓝大宗主被焦急的小汪叽拖住衣摆往床边跑,刚到就趴在榻上继续推两个熟团子“羡羡!澄澄!”看情况不太对…泽芜君弯腰摸摸两人额头“怎的这么烫!我去请叔父”

         在蓝宗主出去后小汪叽却在团团转,没办法让他们好起来,只能做好目前的事,拿了小勺子给两个小伙伴喂了热水(…哼…我才不想管澄澄…只因为他是羡羡的朋友…不照顾好他羡羡会森气)奋力拖过被子裹上两人

      “曦臣!云深不知处禁止急行!你身为宗主…”蓝启仁刚一踏入静室就看到在给两个团子掖被子的小汪叽“这个时辰还在床上!真是…”“酥虎!”听到声音的小汪叽立刻跳下榻抱住蓝启仁的腿“酥虎!羡羡好烫!都不醒”被拖到床边的蓝老头…咳…叔父看着两个熟透了的孩子皱皱眉,一探脉才轻轻点头,将人手塞进被子盖好“不过是受了些风寒,老夫去抓些药,休息一日便好”“多谢叔父”蓝涣微微躬身,还没待他抬头就听到严肃的问话“这段时日天气并不冷,为何会受风寒”“酥虎我呲到!他们去抓鱼回来没有换衣糊!“…真是不学无术!哼!”“既然他们亲近你便要好好管教!”“是…”在蓝启仁挥袖离开没多久就有弟子送来两碗黑漆漆的药…一看就特别苦那种…叔父你真不是故意的吗?

         “阿羡,阿澄起来喝药”还在迷迷糊糊的两个团子还没清醒就闻到了药味“臭臭…”泽芜君笑的有些无奈,小心给二人喂了药有塞了颗蜜饯才仔细掖好被子,牵着小汪叽去了寒室

        过了两天两个小团子好了,又把云深不知处弄的鸡飞狗跳,蓝宗主也任着几人胡来,仿佛看见小时候的自己,但却是没有如此快乐的童年,忘机能有朋友又如此开心也是很好呢

大概就是公寓的宣传

我给你们说…
我要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
我想开个单纯的邪教公寓
嗯…比如…
双杰恶友一个套间
双璧聂大小星星一个套间
对面的是全职,左边的是哑舍
后面的是龙族,中间的是魔道
其他自组…
文明住户PK炸公寓委员会
有人支持我…
啊呸…
有人报名吗!!!!!
没人管已经要上天的青蘅君say

看重点:起码要知道语c是什么,了解作品和人物还有人物性格,不要瞎闹…半白我还接受,但是一堆纯白恐惧症…还请了解规则了再来

目前只有我:公寓之草青蘅君,即将上天温若寒,文明住户宋子琛,并且…只有汪叽没有羡羡,对的,没有羡羡
顺便给温总找两个儿子,对的,他还没儿子
龙族人基本不出来,哑舍根本就没啥人
全职就叶不羞最勤快,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四合一公寓,你…不来看看吗?

咳咳
为了防止公寓被破坏x
为了守护公寓的和平x
身为住户委员会的主席
我将发表以下准则xxxx
名片如:魔道‖1042‖蓝青蘅(蓝氏集团董事长)
大概…四个人一个套间
规矩如下:
可开戏,句戏段戏群戏皆可
换皮最多一次,第二次写换皮理由100+和要换的皮自戏150+
开放CP向
【划重点】全白(不是歧视,我可以接受对圈了解的小白,半白,愿意学习的全白:)全白麻烦在了解规则之后发言但屡教不改的飞机票谢谢
最起码知道黄豆和套是什么
不要为难大家,和谐社会和谐相处
玛丽苏,玻璃心,脑残粉请自觉绕道,就是不想撕逼
禁黄豆,禁刷屏,不禁图【一次警告,两次禁言,三次飞机票】
基础公寓守则,待改善

还没啥人呢,真的不来智障公寓xxxx鱼块的玩耍吗?

欢迎加入邪教集结地:群聊号码:665167301

咳咳,我就不贴二维码了,怕刷屏被秒删
加不了的加我吧:463812243

发个牢骚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生子文意见那么大
把羡羡和阿澄写娘化,嘟嘴捻衣角之内的就算了,那种我也不太接受
本人笨嘴拙舌,话粗理不粗,人家大大辛辛苦苦写文还要被骂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道理…
有些大大文笔真的很好,不知道为什么要被骂
最终想法就是圆:还差一个小的的梦想
为什么会被说恶心,男的都会生孩子什么的
但是看到大大们笔下的一家真的很幸福
无论怎样,他们都努力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文文,我觉得都应该理智一点
有很多小可爱就因为这些智障言论弄的心情很不好
这只是我们想要圆cp们的一个梦,不要他们太悲伤
也许我这种说法会让人觉得圣母,但是这是我的内心想法
能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这就是最终也是最开始的目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也要被骂…

云深团子日常5(重修版)

就假装一下是涣涣的生贺吧

         湛湛今日非常不开心,一手拿着一张纸,虽然已经不能叫纸了…一手抓着衣角,小脸拉的老长,嘴上都能挂酱油了,一脸委屈却努力憋着…置于原因,说来也好笑,不知小辈们知道含光君这么可爱会作何感想

         清谈会将至,云深上下个个忙的一塌糊涂,却是井然有序,包括蓝家宗主—泽芜君蓝曦臣。蓝宗主正端坐书桌前,执笔拟着宾客名单,除了清谈会,云深众人也在准备另一件事,宗主的生辰。而另一边——小蓝湛今日写字得了甲等,课堂表现也得到了夸奖,十分开心的拿了功课给最亲近的哒哒看。然而他的哒哒看了…只是笑了笑揉揉小脑袋:阿湛真棒,去玩吧,哥哥还有事

         再懂事聪明,现在外表心智也只是个三岁孩子,尽管他之前是人人称颂的含光君…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虽然澄澄和他是“敌对阵营”却也和羡羡来劝了劝他…可是都没作用…

         终于…蓝宗主忙的差不多出来透透气,正要去找几个团子,就碰上了迎面撞腿上的两个小团子:“阿羡,阿澄,这是怎么了?”哪知两个崽子拖着他衣摆就走“涣涣你快去看湛湛,他好像森气惹”

         …阿湛?生气了?一走到静室就看见委屈的小团子抓着一张纸,眼泪欲掉不掉他凑过去看了看“阿湛这是得了甲等啊~真厉害”谁知人家根本不理他“哼!”转过身背对着涣涣…诶呦真生气了

         于是蓝宗主转到小忘机面前将他抱起轻轻拍背“阿湛很棒的,是哥哥太忙没有注意到,哥哥给你道歉好不好?”…这下好了,一抱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呜呜…哒哒坏!嗯…阿湛呜…特别努力…哒哒生日快乐”哈哈哈这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啊?“谢谢阿湛,这礼物真好~”
“涣涣涣涣!”“我们也准备礼物了!”面前小羡羡小澄澄蹦蹦跳跳的举着礼物

        “哦?准备的什么啊?”蹲下身放下小忘机才看了看两人手中的东西,小羡羡拿的是一个草编的小兔子,小澄澄拿的是一根雕有莲花与云纹的白玉簪子…等等…白玉?“澄澄告诉我,这是哪里来的啊?”“我们让思追和景仪带我们出去的!你看!还有这么多!”把怀里钱袋拿出来给泽芜君看。…忘记拿走了“以后出去要告诉我啊”“但是告诉了就不惊喜了嘛…”

         接下礼物揉了揉三个小团子“哈哈哈好吧,礼物我收下了,谢谢,今日就让你们好好的玩玩”牵起小双杰的手,小忘机牵着羡羡往外走去看兔子

        刚走到草坪就看见众多门生手中或提或捧的拿着挺多东西…这是要什么?待几个人站定后就听诸位门生以不到喧哗的音量说到“宗主生辰快乐,您辛苦了”…真懂事“谢谢诸位,心意我领了,都去忙吧”于是门生们将礼物放在泽芜君脚边,生生堆了有大腿高

        “哇!好多呀!”“不知道有没有好吃的”“那四哒哒的!”哈哈哈最兴奋的是几个团子呢

         今日的阳光也是那么明媚,云深少有的装点上了一些喜庆的颜色,小团子们帮着搬礼物,叽叽喳喳的,全然把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抛在脑后
 
        不过…阳光撒下照在他们身上,呈现出亮金色,伴随着欢乐的笑声和不时温柔的安抚声,这不正是时光美好的模样吗?

涣涣生日快乐,你是最好的宗主,最好的兄长,只需认准前路,不要迷茫,我们都会站在身后陪在身边支持你的

讲故事啊~听故事

请叫我挖坑小能手~啦啦啦~

        多年之后啊,曦澄与忘羡已然归隐
那蓝家和江家呢?蓝家自是交给了思追与景仪 ,江家嘛~自然是江澄的得意弟子江玉

         几人灵力术法愈加强盛,便寻了一处偏僻的山林,用结界罩住当做归隐之所。一路啊收了几个童子,却并不让他们叫自己的名号,硬是要人叫自己爹爹和父亲 ,也不知想了什么法子消去了几个小童嗯记忆,没事儿呢就给他们讲自己还未归隐时的故事

两个男童名曰寰夜‖天誉
两个女童名曰莞塍‖黔灵

         为何不冠以他们姓氏?他们本就是几人捡来的,又何来的姓氏 …但是几个孩子十分懂事,每到听故事的时候便自己端上小凳子乖乖坐着

         而今日呢~闲来无聊的泽芜君开始给小团子们讲故事,今日讲的便是:仙君为情受戒鞭,老祖重生入云深

亡情蛊

我知道我还没填坑…但是想挖一个新坑…
嗯…糖吃太多吃点刀子开胃怎么样?

忘字如何写,亡心,心死了才能忘
然而因为是,爱成恨
相爱之人渐行渐远,背道而驰
当最亲密的爱人变成最恨的人
当血脉亲情站在面前却只想杀了他

亡情…比忘情更加残忍
让一段爱尘封入眠,让爱成恨
有情人互相残杀

忘羡助攻系列,应该不会太虐

可能会有生子,想看我就写…
你们想看澄澄中蛊还是涣涣中蛊?
应该会是个一发完…如果可能…会有续更

……智商都用去坑钱买吃的了…

云深团子日常5

先更一小段,明天补完(苍蝇搓手gif)

         湛湛今日非常不开心,一手拿着一张纸,虽然已经不能叫纸了…一手抓着衣角,小脸拉的老长,嘴上都能挂酱油了,一脸委屈却努力憋着…置于原因,说来也好笑,不知小辈们知道含光君这么可爱会作何感想

         清谈会将至,云深上下个个忙的一塌糊涂,却是井然有序,包括蓝家宗主—泽芜君蓝曦臣。蓝宗主正端坐书桌前,执笔拟着宾客名单,而另一边——小蓝湛今日写字得了甲等,课堂表现也得到了夸奖,十分开心的拿了功课给最亲近的哒哒看。然而他的哒哒看了…只是笑了笑揉揉小脑袋:阿湛真棒,去玩吧,哥哥还有事

         再懂事聪明,现在外表心智也只是个三岁孩子,尽管他之前是人人称颂的含光君…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虽然澄澄和他是“敌对阵营”却也和羡羡来劝了劝他…可是都没作用…

         看来哒哒要赔罪才行呢…

我有个非常不成熟的想法
我想开秦时明月语c
呜呜呜…我要被季布和子房撩死了
爱他就去磨他皮
有人来吗?

这样吧…子房留给你们
季布谁都别和我抢

沉迷蓝家女修校服ing